20多年前閱讀過一本有趣的碩士論文,題目是核工專家與反核專家,一個支持核能發電,一個反對核能發電,卻各自宣稱專業者。念核工的才可以蓋核電廠嗎?很多人不禁納悶問著。。。

事實上,核能工程訓練者只是核電廠興建的一環,並非全部。一座核電廠從規劃到興建與營運,甚至核廢料處理,涉及多個專業,區位選址、發電廠土建工程、結構設計等介面,並非核能工程師的專業,也因此在反核陣營出現土地利用規劃、建築、物理學家、化學家、生物學家、土木工程師、地質、生態學、醫學、甚至在地文史等專業者公開挑戰核能發電與核廢料的種種不是,戰況雖空前,但是顯然尚未絕後,因為在核能工程科系轉型發展後,近幾年又開始出現以核養綠、核能至上、多蓋幾座核電廠的聲音。到底我們要聽誰的?莫衷一是。

台中學研究進化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灣社會歷經外來政權統治數百年,對政治與政府的概念相對模糊,主要原因不外乎: 缺乏自主性。在解嚴前,政治權力集中強人手上,政府只是服務強人的龍套,即使有地方與中央選舉,政府與人民的距離還是遙遠,衙門等於政府。

1987年解嚴後,公民力量衝破的報禁與黨禁的限制,人民對政治權力的認知出現質變,政府存在的目的開始被改寫,也因為如此開始區分出兩種類型政治人物與公務員: 黨國型與開放型,前者至今相信威權,後者還在解構戒嚴社會餘毒,還政於民。

台中學研究進化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台灣,土地發展權來自政府的賦予,尤其在都市計畫區,這是從1900年日本人市區改正計畫至今延續的傳統,都市計畫範圍內土地被設定一個發展總量,多數以計畫人口呈現,然後根據該發展總量,進行住工商等可建築用地的分派,理論上,這些土地使用分區的發展量(樓地板面積)加起來要與計畫人口相當,搭配適當的道路公園等公共設施用地,構成一個生活區。

這是理性規劃的理想。只是,這個發展權分派理想在非都開發許可、過小細分區及公設容積移轉等變數的干擾下,經常受到誤解,甚至扭曲。

台中學研究進化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知道,其實是另一個不知道。不知道,才會找尋知道,想知道。

沒有人全部知道,全部不知道。

台中學研究進化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聽著自己的大學同學在自己的家鄉講幹話,心情實在好不起來。結果網路上資訊一公開後,只剩下人身攻擊,500萬人怎麼跑出來,又出現一堆亂言亂噢。

# 當今的北部人要理解高雄,其實要先回頭看看自己: 台北市與新北市為什麼至今還是兩個直轄市,台北與新北明明是一個共同生活圈,卻有兩個截然不同的市政府。台北人想過這個問題嗎?

台中學研究進化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都市計畫法系為為改善居民生活環境,並促進市、鎮、鄉街有計畫之均衡發展而存在,全台灣目前已有400多處都市計畫區,大小不一,內容差異也很大,很難類比。

都市計畫實踐改善居民生活環境的主要工具有二:劃設住工商等使用分區、及協助住工商土地有秩序發展的公共設施用地。前者以住宅區、商業區、工業區形式出現,發展權的賦予來自地方政府,後者以道路用地及面狀形土地,例如學校用地、公園用地等形式出現,原則上並沒有發展權,但是部分公共設施用地基於設施需要,可以有一定程度的建築行為,例如市場用地可以蓋市場,停車場用地可以蓋立體停車場及轉運站等服務性設施。

台中學研究進化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中市從1889年興建台灣省城後就步上都市化不歸路,搭建在東大墩街尾的省城,裡面包著新庄仔舊聚落,範圍就在火車站附近,因為1905年第一代火車站的出現,旱溪街附近的舊聚落有一半幾乎被剷平,剩下的,每天聽著火車叫聲,好像也沒甚麼生氣與活力了。

因為火車站的出現,台中平原開始出現現代化市街棋盤道路,歷經日本人40年的建設,整個中區街廓從無到有,除了街廓建設外,範圍內也增加了綠川與柳川的整治,第一及第二市場,台中醫院也從站前搬到民權路/三民路,市政府與州廳建物也在1910年代陸續出現,台中公園、市民會館、演武場、市長官邸、候測所、消防站、教化會館、戲院與電影院,雜貨商行、製冰廠、台中師範、小學、自來水廠、電力會社等私人與公共設施陸續在各街區開展。

台中學研究進化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中市中區棋盤街道始於1900年的市區改正計畫,完整於1912年的市區改正計畫修正版,至今已經超過百年。

百年來,上千棟的建物在將近60個街廓上此起彼落,無數的台中人,外地人在此進出,留下無數的空間記憶與人生精華。這是都市的內涵,也是都市的資產,也可能是這個都市的負債。

台中學研究進化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看了幾間有潛力的文化資產,正義路上一棟日本時期留下來的木造屋,明明是連體嬰,一半歸給中興大學作為老師宿舍,一半屬於彰化銀行產權。典型的塌塌米房舍,其實屋況並沒有很差,只可惜已經被校方閒置多年,誰住過?這裡發生過甚麼有趣的故事,明明就在長春公園的旁邊,卻沒有太多的文字記錄,稍一不慎就會走入歷史。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三民路三段54巷,一棟看似完好的日本時期宿舍,占地100多坪的商業區土地,戰前做何使用卻無人知曉,土地屬於彰化縣政府,房舍卻屬於國有財產署,經過詢問,只知道這可能有一段時間作為稅捐處首長宿舍,後來張景森政委在921前來台中擔任副市長期間也住過一段時間,張副市長還有印象921的時候就在該宿舍,後來交給環保局作為首長宿舍若干年後,就移交回國產署,至今已經閒置10多年。

公家宿舍與房舍,明明是公共資源,屬於社會所有,明明是堪用品,只要適度保養與修繕就可持續使用,為什麼各單位總是漫不經心地將其報廢,然後就沒有責任了呢?建築物之所以精彩,除了建物本身條件外,更重要的是使用者,很可惜地,這麼多年來,政府各總務單位持續選擇作為最沒有空間記憶的單位,放到爛也沒人管,直到文化資產價值認定才想放手丟出來。

台中學研究進化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o love is not easy, not easy to say and not easy to do. To hate is much easier. Which is better?

Pride makes one alive, while prejudice makes one angry.

台中學研究進化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