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楊回憶錄寫著:

另一位更離奇的軟禁犯汪廷瑚先生,他得罪了當時國民黨中央黨部祕書長張寶樹。張寶樹先生一個電話給警備司令部,汪廷瑚立刻在他教書的台北市大安高級工業職業學校教員位置上被捕,押解到綠島指揮部,成為「看管雇員」之一。事後,張寶樹曾經派了幾位汪廷瑚的朋友,到火燒島勸他寫一份悔過書,就可釋放,每一次都遭到拒絕。這樣一直到我回返台北,繼任指揮官周書府先生,對軟禁犯採取嚴峻態度,汪廷瑚終於遭到毒手,不明不白的死在周書府派出的槍兵圍毆之下。

所謂指揮部看管雇員就是沒有刑期的人犯,是白色恐怖下的一種奇怪制度,尚未判刑定罪,或是刑滿卻不打算放人出獄的,政府可以用看管雇員的名義,將人送到綠島指揮部軟禁。周書府先生,也就是周錫瑋的父親,曾經身為國民黨政權的爪牙,踐踏人權,將無罪之民圍毆至死,而被柏楊先生記上一筆。

理論上,周書府先生所作所為跟周錫瑋毫無關係。雖然周錫瑋在競選期間曾經裝可憐說他出身貧寒、媽媽一口一口把他餵大、他是哥哥一手照顧到大。不過這也只是矯情,與宋楚瑜宣稱他媽媽的廁所沒有門差不多罷了。

然而周錫瑋在可以面對歷史毫無謙卑,將個人的歷史記憶強加在他人身上,完全不尊重原住民的歷史記憶,讓原住民在成為時代悲劇的犧牲品下,還要讓後人來誤解、糟蹋。這樣的心態極其醜陋與殘酷,與戰後國民黨政府指責為日本服務的臺灣人為漢奸之嘴臉毫無二異。

若依周錫瑋這種對於歷史缺乏同理心的思維,白色恐怖這些受害者是不是可以將自己以往遭遇訴諸到周書府的兒子周錫瑋身上,向周錫瑋追討他父親的罪惡?

請周錫瑋面對歷史時,能多一份謙卑與反省,多點同情的理解,不要沿用五十年前的仇恨抗日觀來無限上綱,這樣是無助於和解與寬容的。最後想告訴周縣長:「這裡是烏來,不是綠島。」請把你的髒手移開!

引自: 曾韋禎部落格,自由時報2006.2.2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台中學研究進化版 的頭像
台中學研究進化版

台中學研究中心

台中學研究進化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